首页 | 学生发展 | 理想信念 | 社会责任
网络直播进一步发展不能只靠“网红” 需探索内容生产
发布时间:2016-11-24      作者:      浏览量:1070      【关闭

 如果要评今年最火爆的社会现象,网络直播应该算作一个。花椒直播、斗鱼直播、虎牙直播、一直播等众多直播平台迅速走进网友的生活,网红、网络主播等成为热词。但是网络直播在制造热门话题吸引眼球之时也面临着诸多问题,如内容有待创新、行业急需规范等,要想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走向更远,网络直播平台已经不能只靠网红了。

路径依赖 泛娱乐成平台深耕重点

据易观发布的数据,目前中国移动视频直播场景分布情况中,以家庭房间为场景的高达57.32%;在视频直播应用类型分布中,秀场直播、体育直播和游戏直播分别占了44.5%、19.9%和14.8%的份额。

“高度集中的直播场景和直播类型让观众感到审美疲劳,比起正在探索直播创新的内容创业者们,直播平台表现得更加迫切。”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行业的规范以及竞争的激烈,使得直播平台不得不在内容上寻找突破口。而这个突破口,又因直播平台依据自身基因进行内容创造上的专业化和垂直化,形成了强烈的泛娱乐路径依赖。

从电竞直播起步的战旗TV是最早吃螃蟹的平台之一。去年5月,其推出了一档名为《Lying Man》的电竞综艺直播秀,开播一年多,总收看人数突破60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550万。

很多文艺界名人、媒体人和直播平台联手创新节目形态,也在今年集中爆发。如长期占据花椒直播热门排行榜的《玛雅说》,主要是以分享人生经验,朗读诗歌、美文为主,由中国教育电视台主持人德格玛雅主持;与之相似的还有台湾歌手费玉清加盟直播节目《小哥喂喂喂》,化身“知心暖大叔”,为网友解答情感问题。

一些直播平台则另辟蹊径,将视野放到海外。今年3月,直播平台来看星获得韩国电视台授权,在国内推出了《朴素贤的偶像TV》《明星私生活》等多档综艺节目,中韩同步直播。据了解,每次直播均有百万粉丝围观,并因直播火爆而获得千万元的天使投资。

从网红为主要表现形式、乱象频生的UGC(用户原创内容)模式中脱离出来,直播平台在向PGC(专业内容生产)模式转型中,不仅实现了自身的快速成长,也成为了合作伙伴转型的推动力。

边路突破 直播平台探索垂直极限

“直播大多从网络秀场起步,这使得其自身在垂直化的选择上难免走泛娱乐的路线。”某直播平台创业者赵严认为,很快,这类泛娱乐PGC将再次进入同质化竞争。

一些平台和创业团队较早地看到了这一点,并试图从直播目前涉及的“地图”上找到新的边缘地带。5月21日,定位企业家课堂的《大佬微直播》在花椒直播上首秀,“第一期来直播的是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观看人数超50万。”该节目制作人陈荣深颇有点自豪地说,“到了6月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直播时,观众达到了520万人。”

从受众更精准和高端的商业产经角度切入,拥有微博大V资源做后盾的一直播显得更得心应手,其6月上线的《创投大咖说》直播系列活动,引入了江南春、姚劲波、王利芬等企业家入驻,并推出“uber投资人李丰谈uber滴滴合并”等多档优质直播内容。赵严称,在YY、花椒、映客等直播平台内部,将这种深度、垂直的内容创造称之为内容网红。

比起具有相当用户黏性的主流平台和拥有知名人士作为IP参与的内容创造团队,留给中小直播平台和草根内容创业者的选择并不太多,这也迫使它们选择在泛娱乐地图的更遥远边界上,找寻更垂直的“蓝海”缝隙。

以K12教育为主要特色的直播平台叮当课堂选择不再简单地将课堂搬到网上成为公开课。其直播内容中,老师不仅将经典的学科故事、重难点等以创意视频的形式呈现,还配合上脱口秀式的物理八卦、神奇酷炫的化学实验场,以“有趣、有料”为主题来展开教学。

与此同时,不少直播平台和创业团队也纷纷将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引入到自身的直播内容中,试图通过建立技术壁垒,来制造更多差异化内容。如花椒直播就在6月面向主播和用户免费发放硬件设备,其中包含VR眼镜和VR拍摄设备,尝试通过刺激主播热情来形成庞大的原创VR直播内容。

传统文化上直播 下一个内容创业热点

9月,广东广播电视台打造的网络直播平台“荔枝直播”发布,从财经、教育、美食、旅游、文化和公益慈善等垂直领域切入,依托电视台的节目资源以及专业主持人、出镜记者来参与直播竞争。

与传统媒体行业以“竞争”为基调参与直播平台之战不同,传统文化领域在直播内容创业中则以“竞技”为关键词。“通过技的比拼,让传统的东西被更多人关注,也通过技的展示,让传统文化得以传承。”业内人士表示,直播并非只是颠覆传统行业,也能重塑传统文化,让其获得新生。

去年6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就开始在组织活动时增加直播环节,其首场营销直播活动《一生里的某一刻》读者沙龙的观看者达到5000人。赵严认为,如果说出版界的此类活动仅仅只是直播营销的话,那文艺界已经开始了传统演艺直播化的探索。今年8月,在长沙举行的2016郎朗钢琴音乐盛典通过全民直播平台进行全程独播;9月,女高音歌唱家胡晓晴登陆红人直播,一边表演,一边借助网络直播的互动特征,教观众及其他主播如何演唱。

传统戏曲在直播大潮下也不甘寂寞。6月,第四届中华优秀戏曲文化艺术节闭幕式上,通过斗鱼直播,作为闭幕演出的汉剧《宇宙锋》吸引了20万人在线关注;10月,上海越剧院携手CIBN互联网电视,意图用“上网、买票、看戏”的一站式服务来打造演出现场直播的网上的“东方大剧院”。

除戏曲外,让更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上直播,不仅成了内容创业者眼中的香饽饽,也被不少文化保护团队所看重。今年,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的延伸,清华美院非遗项目组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非遗传承人回访活动,该活动同时在淘宝直播频道进行了12场直播秀,观看直播的观众人数从最初的百余人逐步提升至上万人。9月,在腾讯动漫联合雅昌文化、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进行的一次“动漫+公益”的尝试中,一位“可爱风”少女装扮成国产动漫《狐妖小红娘》中涂山苏苏的样子,在深圳雅昌大厦直播了与刺绣、油纸伞、刻纸、泥塑、皮影5位手艺人的交流,向超过42万名网友介绍非遗传统文化。极具民族风的非遗和时髦的二次元看似同场“竞技”,却更相得益彰。(张书乐)

 

来源:中国文明网

链接:http://www.wenming.cn/xwcb_pd/yw/201611/t20161116_3888754.shtml

上一篇:实体书店倒闭不能说明读书氛围消失
下一篇:网约车与传统出租车:“奶酪之争”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