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轮播图
高梦宇老师课题组在Child Development发文揭示新生儿神经行为在母婴生理动力学的作用
发布时间:2022-05-21      作者:       浏览量:       【关闭

文章信息:

Gao, M., Speck, B., Ostlund, B., Neff, D., Shakiba, N., Vlisides-Henry, R. D., Kaliush, P. R., Molina, N. C., Thomas, L., Raby, K. L., Crowell, S. E., & Conradt, E. (2022). Developmental foundations of physiological dynamics among mother–infant dyads: The role of newborn neurobehavior. Child Development, 00, 1-16.https://srcd.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cdev.13769


2022年4月11日,高梦宇老师课题组在发展心理学领域顶级期刊Child Development发表文章。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讲师高梦宇是本论文的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

婴儿和父母的“交流”往往通过眼神对视、声音传递、和彼此微笑等,那么这种交流是否存在生理基础呢?换言之,婴儿和父母的生理指标是否也在彼此协调交互呢?

探究这个问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意义:第一,可以帮助发展心理学家理解新生儿表现出的特征是否会预测其后期的发展结果。虽然新生儿阶段个体已经可以表现出不同的基本“个性”特征,但目前关于这种“个性”对儿童发展结果的预测作用尚不知晓。第二,研究结果可以揭示婴儿在与父母互动中起到的主动塑造环境的作用。虽然已有的研究表明,对于处在压力状态下的婴儿,父母的支持作用可以帮助其从压力中恢复过来,但婴儿本身的特征在对亲子面对面互动中的作用仍亟待研究。

针对这一问题,高梦宇老师和美国犹他大学课题组展开合作,探究了新生儿特征是否能预测在婴儿7个月大时,母婴在一个轻度压力源中恢复时的生理过程。

为了测查新生儿的“个性”,研究者使用了一种类似儿科医生常用的检查,可以测量出新生儿在出生不久后的注意力(attention)和唤起度(arousal)。高注意力的新生儿表现为警觉的状态,眼神可以追随小球或人脸,并能够根据声音移动头部。而高唤起度的新生儿则表现为常哭泣、易怒、和多动。

有 106 名婴儿(55 名男孩)和他们的母亲在 7 个月大时来到实验室并参与了静止脸范式(still-face paradigm)。 在这个范式中,母亲(平均约 30 岁)被要求在与婴儿面对面坐2分钟,但是要保持表情平静,不能对婴儿做出任何的声音或表情的反应——这往往会让婴儿很沮丧,处在一个轻微的压力环境中。之后,母亲就可以恢复正常的表情,像平时一样和婴儿玩 2 分钟。 在这项任务进行的过程中,研究者记录了婴儿和母亲的呼吸性窦性心律失常 (respiratory sinus arrythmia, RSA)。 RSA 是一种生理调节指标,当个体从压力中恢复时,RSA会被激活。



图1. 出生时高度唤起的婴儿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到平静的生理状态

结果发现,与出生时唤醒程度较低的婴儿相比,出生时高度唤起的婴儿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到平静的生理状态(图1)。 这些新生儿特征也预测了母亲的生理反应:在看到婴儿在实验中的压力(痛苦)后,那些高注意但低唤醒的婴儿的母亲(就是注意力水平又高,且未表现出易怒等情绪的婴儿的母亲——这些妈妈的婴儿或许是随和的“天使宝宝”)反而更难以恢复生理稳态,也就是这些妈妈的生理指标在压力状态中的恢复速度时最慢的(图2)。



图2. 高注意但低唤醒的婴儿的母亲需要最长的时间恢复到平静的生理状态

前人的研究曾指出,母亲这种RSA生理反应模式是和母亲较高的敏感性相关,似乎预示着更积极的教养行为。因此, 高梦宇和合作者的最新发现,为揭示婴儿出生时的行为方式可以预测他们自己和母亲未来的生理压力反应提供了第一个依据。

婴儿在出生时表现出的行为方式可能不仅会引起他们自己压力生理反应的变化,还会影响到他们的母亲。 一些“随和宝宝”的妈妈似乎会通过调整自己的生理来准备合适的行为反应,从而帮助宝宝的生理调节提供支持。 母亲和婴儿——双方都在他们面对面的互动中都扮演着不可忽缺的角色。 儿科护理和基于社区的早期干预服务,可以考虑将这些用无创手段测量新生儿特征的测试纳入其常规检查,这可能有助于识别那些在自身生理和行为调节方面存在高风险的婴儿和母亲。

上一篇:【活动预告】汉语阅读理解的奥秘:来自眼动研究的证据